HOME > 常見問題 > 謝醫師的治療哲學 > 概念移轉
 
臉型設計
概念移轉
正顎-削骨-睡眠外科
忠於顱顎顏面整形
重建外科的藝術與科學
我該整哪裡?
美麗,讓你比較快樂!?
 
 
回顧這十年來,正顎手術與顎顏面手術(orthognathic and maxillofacial surgery)面臨許多很重大的思維變遷,謝醫師懷疑有多少醫生看出或願意跟上這種變遷,但,重點並不是變遷本身,而是我們必須讓自己(醫者)跟上腳步來符合當代以患者為中心之治療模式(Patient-Centered Treatment)。

在謝醫師的正顎外科中心,麻醉科醫師及外科主治醫師全程共同照顧一位患者,這在大型醫院是無法做到的,一位資深的醫師必須在同個時間點,為許多病患操刀或麻醉,當資深醫師離開患者時,就交給資淺的醫師照顧(操刀或麻醉),甚至是護理人員。在本中心,每位患者都經歷謝醫師的全程操刀,及麻醉科醫師的全程照顧。謝醫師經歷過大型醫學中心及現在的正顎外科中心後,現在堅持應由“同一位”麻醉科醫師全程密切監控患者安全及即時給予適當藥物,每位在本中心的患者經過“高品質”的麻醉及手術,自然在手術麻醉恢復後的噁心嘔吐不適感會降到最低或零,住院時間也隨之降到最短。

謝醫師的正顎外科中心手術後,會有一位專職護理人員在旁照顧,即時提供患者密切的觀察與必要的照顧。這與大型醫院,每一位護理人員必須在同一時間照顧好多患者(一對多的照顧)有很大的差別,所以在大型醫院的患者必須要有家屬在旁陪同,而家屬又非護理專業,除了對陪同家屬本身帶來很大壓力之外,也常常無法提供患者正確的照顧與協助。

 
先手術(Surgery-First)的概念是以最終的臉型美感為治療依規(Face-Oriented Treatment),這種治療方式除了臉型更趨完美之外,最大優點就是縮短非常多的整體治療時間(包含手術及牙齒矯正) ,讓原本的2-3年縮短成平均約1年甚至一年之內,所以,這幾乎是所有先進國家採取的普遍概念。

過時的醫療方式是,當牙科醫師無法用牙齒矯正處理的顎顏面發育異常,才會轉給外科醫師處理。這種處理方式是建構在以咬合為中心的治療(Bite-Oriented Treatment),過時的錯誤觀念認為,咬合正確,臉型就會正確- 這絕對不是事實,常常,讓臉型更糟,也會讓日後的臉型治療更為複雜曲折。

 
透過網路,謝醫師能夠預先診斷並安排來台手術,治療許多國外的患者,這是十年前沒有的情況,當然常常也必須感謝國外矯正科醫師的配合與幫忙。如果海外患者能夠2-3個月來台灣一次,也可以考慮在台灣接受牙齒矯正。
 
忙碌的外科醫生常常不是最科技嫻熟(Tech-Savvy)的一群人,但是以多方面來說,科技輔助手術已經是銳不可檔的趨勢,讓忙碌的謝醫師也一定要撥空學習,結合運用電腦輔助科技在治療上,才能提供符合期望的醫療服務。
 
歐美國家早在1980年代開始,就有共識必須採取雙顎手術才能在各方面都更臻完善,這也是謝醫師治療患者的常規,但不幸的,仍有許多醫師採用“只要咬合對就好了”(Bite-Oriented Treatment)的治療方式,建議患者接受單顎手術,因此也只能解決患者的部分問題。

 
使用骨釘骨板來固定被移動的顎骨是目前正顎手術的標準治療(Standard of Care),這種固定方式,可以避免讓患者遭受上下顎間固定(MMF, maxillo-mandibular fixation)- 通常嘴巴被鋼絲固定、無法張開6-8週。熟練的應用骨釘骨板於正顎手術的固定上,是謝醫師的常規治療,讓患者於手術後一週就可以開始較軟的食物及練習張嘴,口腔衛生及足夠營養讓患者舒適許多。
 
對於大部分患者而言,謝醫師最常做的合併手術,莫過於下顎V-line削骨手術和縮鼻翼手術了,謝醫師將正顎手術合併這兩項手術,總是可以讓結果更加完美。當然,在麻醉安全的最高前提之下,也可以考慮合併讓整體手術時間不會太久的手術,例如鼻整形、顴骨削骨或蘋果肌手術。
 
正顎削骨手術常常讓一個人的臉型有很大的改變,達到非常令人(患者及醫生)滿意的效果,但其實對外科醫生而言,更具挑戰的工作,其實是透過正顎削骨來微調臉型。謝醫師常常面臨的狀況是,患者已經接受過了單純的牙齒矯正治療(Bite-Oriented Treatment)或原本咬合就沒有問題,咬合已經密合了,但是對於臉型不滿意的患者,這時謝醫師能夠做的,就是維持住原有的咬合來微調臉型,滿足患者對於臉型的追求。這種透過正顎削骨微調臉型的能力,是10年前無法想像的。
 
治療打呼和睡眠呼吸中止的患者,完全是不同於追求美麗臉型的一個族群。但讓謝醫師無法置身事外的原因是,根據這10年的研究證實,顎面骨手術比起傳統的軟組織去除(例如懸雍垂及舌根切除),是拓寬呼吸道最有效的手術,然而很可惜的,許多打呼及睡眠呼吸中止的患者尚不清楚這種治療方式能夠為他們帶來很大的健康利益。
 
臉部特徵的男女有別,絕大部分建構在骨骼特徵的差異,人類學家光透過頭顱形狀就可以判斷是男是女。不可思議的,謝醫師何其有幸能的能這個年代透過精巧的正顎顏面骨雕塑手術,來改變人類臉部的性別特徵,服務被錯置的靈魂。
 
當您在選擇您的外科醫師時,其實您也同時選擇您的麻醉-外科-矯正-牙科團隊,能夠將整個系統的溝通做理想的整合,需要的絕對不僅僅是整型外科資格;不要預設只要是整形醫師都具有同樣的經驗和能力處理顏面骨骼的切割及重新固定在最佳位置。就像其他各行各業一樣,絕大部分的醫生都只能專攻兩至三項領域,而不是從頭到腳都是專長(master from head to toe)。